【刀劍亂舞】(刀X主)一覺醒來,發現自家近侍在現世(中·上)

+刀劍來到現世的梗有,短篇,刀X主

 

+ 髭切X自創女審神者,女審神者名字有。

 

+ 或許文不對題,文筆渣,錯字多,或許OOC,請見諒。


* 上一篇因为我还不会弄链接所以就请各位看官去主页翻吧ww(被拖走

 

     自從髭切來到現世后,燕璘總有種自己活在夢裡的感覺——當然,要不是那名付喪神每隔幾分钟就會蹭過來刷存在感,她還真的會覺得自己正在做夢。

 

     在簡單地和髭切一起用過早餐之後,燕璘便讓髭切回到臥室裡呆著,自己則到客廳給時之政府打電話。

     

     與時之政府接洽后,對方表示可能是分發給髭切的時空轉移的裝置出現了故障,所以才會導致本應隨著出陣隊伍回到本丸的髭切被誤傳到她位於現世的住所。再三向對方確認被誤傳的只有髭切后,燕璘鬆了口氣,畢竟如果還有其他的付喪神被誤傳的話,她還真的不知道該去哪裡把他們找回來。

 

     不過儘管得到了對方會想辦法處理再三保證,燕璘還是忍不住念叨了兩句才掛了電話。通話結束后,她望著電話出神了好一會兒才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了自己的房裡。

 

     首先是一大早就被突然出現在自己床上的髭切給嚇醒,過後腦里的神經就因為擔心是不是還有其他刀劍誤傳所以一直繃得緊緊的,如今鬆懈下來後倦意便重新湧了上來讓她的腦仁隱隱作疼。

 

     打開房門,那名據說被誤傳的付喪神大咧咧地霸佔她的床,腦袋枕著巨型泰迪的肚子,正理所當然地翻著她的日記本……等等!她的日記本!!?他是怎麼找到的!

 

     聽到她開門進來的聲音,髭切應聲側過頭,繼續窩在巨型泰迪熊的懷裡軟軟地問道:“啊啦,聊完了嗎?”

     

     “聊是聊完了,你幹嘛亂動別人的東西啊!?”

     

     哦呀,氣得連敬語都不用了呢。

     

     髭切並沒有因此合上那本寫滿了少女心事的日記本,反而是頗為無辜地看著眼前臉已經紅透的少女,溫軟的語調上多了一絲的委屈:“因為太無聊了嘛,剛好看見這本書在桌上就拿來看啦~”     

 

     “就算是這樣也不可以亂看!”燕璘紅著臉,急了:“你、你、你這樣……”

 

     就當燕璘紅著臉支支吾吾地想著要用什麼詞回嘴更好的時候,髭切又翻了一頁,看了眼頁面上內容后隨即露出了極度感興趣的表情:“嘿~沒想到原來主最喜歡的刀劍是……”

 

     少女的臉刷的一聲更紅了,名為理智的線瞬間啪的一聲斷的一乾二淨,剎那間她也不管什麼男女授受不親的禮數,擼起睡衣的長袖就這樣撲上去打算把自己的日記本從付喪神的手裡搶回來。

     

     然而,一個常年沒運動的家裡蹲並不是一個常年出陣的付喪神的對手。髭切拎著日記本的手往後一揚,另一隻手臂抓準時機快很準地掐上燕璘的腰,向來怕癢的少女就這樣被制服了。

 

     一心想著輸人不輸陣的少女在付喪神的懷裡撲騰:“老流氓!!不要臉!!看了也別說出來啊!!”

 

     “哦?”髭切隨手將日記本放在了身後泰迪熊的頭上,空出來的手附上了她的臉頰。突然湊近的俊臉讓燕璘下意識地憋著了呼吸,看著那雙融金般的眼眸,她有種不好的預感。 

 

     髭切依舊是笑著,可是卻笑得不懷好意:“那麼主可知道,美人在懷時,老流氓一般上都會怎麼做嗎?”

 

     燕璘愣了一秒,將對方的話消化完後抬起爪子就是一個勁兒地把那張靠得很近的臉給推開。髭切也樂得逗她玩,殊不知不小心就被小姑娘的手直接給劃傷了臉。

 

     “嘶……”

 

     看著青年略微蹙起的眉毛和白皙臉頰上的紅痕,燕璘內心的小人已經驚恐的扭曲成吶喊狀。

 

     ——啊啊啊遠在老家的阿媽啊啊啊!!!她把價值連城的古董刀的臉弄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婶婶的眼里,本丸里的每一把刀都是价值连城的古董刀。

评论
热度(16)
 
 
 
 
 
 
 
 
 
© 梅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