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亂舞】溫暖

+本丸的日常,輕微刀X主。

+OOC注意。

+信濃藤四郎X自創女審

+文筆渣,錯字多,請見諒w



今天和往常一樣,審神者在用過晚餐後便領著近侍刀回到了執務室里去處理本丸的公務。只不過由於今日的近侍刀是新來的信濃藤四郎的關係,所以審神者只是讓他將書案上的文件進行分類,然後她便打開了從現世帶回本丸的課本,開始準備明天一早的小考。


審神者向來不怎麼主動和人(刀)聊天,而初來乍到的信濃藤四郎也不懂該和自家大將聊什麼,所以一人一刀就這樣在執務室里做著各自的東西,偌大的執務室內只剩下書頁被翻閱的聲音。


不過,這種尷尬的寧靜並沒有維持很久。


“信濃君,請過來一下。”


‘啪’的一聲合上手中有如字典般厚重的課本,審神者一邊揉著太陽穴一邊向坐在書案另一邊的信濃藤四郎招手。


“怎麼了嘛?大將。”信濃眨了眨眼睛,很好奇為什麼審神者會突然叫自己的名字。


審神者清脆的聲音透露著些許的尷尬:“嗯……有些事情想請你幫忙一下。”


信濃藤四郎雖然覺得有點奇怪,但他還是乖乖地放下了手中尚未處理完畢的工作,走到審神者的身邊后便正式地跪坐下來。或許是審神者剛洗好澡的關係,所以他可以聞到審神者的身上清新香味,淡淡的,聞起來很舒服。


“我可以摸你的頭嗎?”審神者稍微改變了自己的坐姿,變成與他面對面跪坐。


“當然可以啊。”信濃藤四郎笑著回答道:“因為是大將嘛。”


剎那間,審神者覺得她被小考虐得體無完膚的心被治愈了。撥了撥頭髮掩蓋掉微微泛紅的耳尖,在得到信濃藤四郎的答案后審神者緩緩地伸出雙手摸上了信濃藤四郎的額頭。


溫暖且柔軟的觸感讓信濃藤四郎舒適地瞇起了眼睛。


審神者的動作小心翼翼的,仿佛在對待這什麼易碎珍寶般,不會把他弄疼相反的讓他覺得很舒服。


大將想必是個很溫柔的人吧,信濃藤四郎暗自想道。此時審神者的雙手已經摸到了他頭部的兩側,纖細的手指在柔軟的髮絲中稍作停留便離開,輕巧地來到了他的頭頂,最後不留痕跡地去到了他的頭部後方。


“讓我想想,這裡是枕葉……嗯,枕葉是負責什麼的來著……”


審神者一邊喃喃自語一邊空出一隻手去翻開課本里夾著書籤的那一頁,讀了用熒光筆標亮的重點后便重複著剛才摸信濃的頭的動作,一個一個重新開始背過。


蒼白的指尖不小心碰到了信濃藤四郎的耳朵,導致他敏感地縮了縮肩膀。當下審神者以為是自己不小心弄疼了他,於是慌張地向他道歉,結果卻換來了信濃藤四郎爽朗的笑聲。


“大將,果然是個很溫柔的人呢。”


審神者一愣,茫然道:“說什麼呢,突然的。”


“沒什麼。”信濃藤四郎伸手抓著審神者的手背,讓那溫暖的觸覺停留在他的臉頰上,這是冰冷的刀劍們所嚮往的溫暖。他舒適地蹭了蹭那溫暖的感覺,瞇著眼睛笑道:


“請大將繼續摸我的頭吧,很舒服哦。”


不擅長與異性相處的審神者當下直接陣亡。

 

End


~~~~~~

每堂课都有小考,学院生活太过悲剧我只想蹭信浓的大腿求安慰_(:зゝ∠)_(被一期砍

评论(2)
热度(60)
 
 
 
 
 
 
 
 
 
© 梅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