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亂舞】夢魘 中

+大概是本丸的日常,輕微刀X主

+OOC注意,自創女審有。

+文筆渣、文不對題(?)、錯字多,請多多見諒w



    果然,還是睡不著啊。


    審神者將頭埋入鬆軟的枕頭里,悶悶地蹭了幾下后便轉過頭去看那位靠著墻坐在門邊的付喪神,視線再拉近一點,她便看到了另一張疊得整齊的被褥。那是他今晚要睡的位置,就在她的隔壁。


    果然不管怎麼樣還是睡不著啊,她磨蹭著要從被窩裡爬起來。布料與布料互相摩擦的微弱聲響果然引來了對方的注意。髭切將手中的雜誌放到了一邊,柔柔地詢問道:


    “啊呀,主殿這是做噩夢了嗎?”


    “……不是。”她低著頭回答。


    “那主殿爬起來是想幹什麼呢?”


    寢室里唯一的光源便是那盞微弱的橘色小燈。在這暖色燈光的襯托下,審神者竟然有一秒產生了這把刀其實骨子里和他外表一樣溫順的錯覺。甩了甩頭將這種想法拋到腦後,審神者就這樣在髭切的凝視下慢吞吞地、有點慫地縮回被窩里。


    “沒、沒想做什麼。”她本來想爬起來拿手機玩遊戲來著。


    髭切眨了眨眼,語氣無辜道:“那主殿怎麼還不就寢呢?都快半夜了哦。”


    “我不習慣……”審神者揪著被單,支支吾吾地開口道:“平時都是一個人的,房間裡多了一個人,所以我不習慣。”


    只要想到過不久髭切就會躺在她的隔壁,她就睡不著啊。這麼想著,審神者的耳尖開始泛紅,她知道髭切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但是她就是不敢去直視他。


    ——因為會有一種被看透的感覺。


    “嗯……這樣啊,我想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髭切一邊說著一邊站起身子。他拿起閱讀到一半的雜誌,然後便走到審神者的私人書櫃前將其放回了原本的位置。


    可是出乎她料的是金髮的付喪神在將雜誌放好后便徑自往自己的方向走來,然後之間他動手扯走自己的被子,動作極快,在她還沒反應過來時就已經被他用被單包成了春卷。


    ……什、什麼情況!?!?


    審神者下意識地想掙扎,可是這對髭切來說完全不痛不癢。他將審神者推到並將她壓在自己的身下,俊美的五官和審神者靠得極近,是那種只要一方微微往前就會親上彼此的距離。


    “啊呀,主殿難道是想和我一起做睡前運動嗎?”


    金發付喪神的手指以極度曖昧的方式滑過她的臉頰,臉上的笑容也隨著審神者臉部溫度的上升而變得越來越濃。


    聞言,覺得自己快要休克的審神者選著閉上雙眼,一秒裝死。



    TBC


~~~


果然最後爆字數了。

這篇文有點文不對題,大家就將就著看吧QwQ

其實取名什麼的,我還在練習當中(墻角


然後就是要感謝喜歡著我的文的看官們,

你們的點讚就是我繼續寫下去的動力!!

當然歡迎各位來勾搭哦~!!! OwO/

评论(7)
热度(26)
 
 
 
 
 
 
 
 
 
© 梅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