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亂舞】夢魘 下

+本丸的日常,輕微刀X主。

+OOC注意,有自創女審。

+文筆渣、錯字多、請見諒w


    溫熱的鼻息輕輕地撫過她的臉頰引起了雞皮疙瘩。然後溫熱的感覺緩緩轉移到她最為敏感的耳朵,酥癢的感覺審神者本能地縮了缩肩膀,身體也因恐懼而在顫抖。

    

    俗話說兔子急了也是會咬人的,所以當下亂了陣腳的審神者就這樣直接用頭撞上了髭切的額頭。

    

    “嘶……”

    

    萬萬沒想到她會來這一招的髭切捂著隱隱作疼的額頭,哭笑不得地想著這或許是打從他到本丸以來審神者對他做過最親密的接觸了。嗯,雖然有點痛。

    

    當然,痛的不只有髭切,還有自己拿頭去撞刀的審神者。撞完人後,她一個鯉魚打挺,額頭也不揉便直接將頭埋到枕頭里。她的機動簡直可以媲美夜戰里的短刀們,動作快得一點也不像是平日里總是慢吞吞的她。

    

    她皺著眉(因為額頭痛)向他說了聲晚安后便將被子往頭頂一蓋,然後就一動也不動地縮在那裡。

    

    髭切怕她悶壞,於是便伸手扯了扯她的被子。可是被单的四个角都被審神者死死地固定著,任憑他怎麼扯就是不肯放鬆半分。

    

    ——嘖,看不出啊,原來主殿的力氣挺大的嘛。

    

    一刀一人互相僵持了幾分鐘,最後累了的審神者被髭切從被窩裡拽了出來,這場幼稚的拉扯戰才告了一段落。获得胜利的源氏宝重就像是吃了糖的大孩子般笑瞇瞇地將她安置在被窩裡,期間還蹭了幾下她的頭髮。

    

    “別鬧。”抬手理了理额前的刘海,她翻了個身,闷闷地说道。

    

    在聽到她的抱怨后,他只是一邊輕拍她的背,一邊笑著輕聲哄道:“好,你睡著后就不鬧你,”

    

    “睡吧,有我在。”

    

    模糊不清地應了聲,松下警惕的審神者最後就這樣在被髭切以輕拍肩膀的方式哄入夢鄉。他就這樣守在審神者的床邊,一直到聽到審神者平穩綿長的呼吸聲后,金髮的付喪神嘴角的笑容才慢慢地退去暖意。

    他一個反手,泛著冷光的本體便被他握在手中。

    “呀咧呀咧,沒想到主殿竟然從現世帶回了這樣的東西啊。”他摸著審神者柔軟的黑髮,融金般的眼裡閃過一絲寒光:“每日與這種東西共處一室,難怪主殿會睡不好呢。”

    話音剛落,寢室的角落便傳來了令人頭皮發麻的嘰喳聲,像是有無數的小鬼躲在黑暗裡議論紛紛的樣子。熟睡中的審神者下意識地皺起了眉頭,身子也毫無安全感地往髭切的方向縮了縮。

    見狀,髭切將本體擱在一旁,動作溫柔地替審神者掖好被角。

    “人類的一生本來就像曇花般短暂,可是既然她當了我等的主人,我等就有保護她的義務。”他輕手輕腳地站起身,雖然嘴角掛著笑容但是笑意卻不達眼底。

    就宛如帶著溫柔笑意的修羅。

    銳利的刀刃利落出鞘。只見房間角落的騷動越來越大,隱約還可以看見許多像是紅點般的眼睛一个接着一个地在黑暗里睁开,密密麻麻的可見數目不少。

    髭切雖然像往常般笑著但他的金眸里閃爍著刀劍嗜血的光芒。

    “果然在女性的寢室里躲躲藏藏的東西還是要盡早解決呢~”

    “畢竟,主殿要是不在了的話,我會很困擾的。”

 

The End

~~~~~

對不起!!!期待開車的各位讓你們失望了!!(跪

修改于:2016年5月30日,12:20 a.m.

评论(12)
热度(36)
 
 
 
 
 
 
 
 
 
© 梅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