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抱抱

+本丸的日常,刀X主。

+OOC有,自创女审神者有。

+髭切 X 女审神者。

+文笔渣,错字多,请各位见谅。

* 今日依舊文不對題

     ”大將,抱抱。”

    在审神者和近侍一起前往执务室时,正在和五虎退还有秋田藤四郎玩接球的信浓藤四郎就跳到了檐廊上,张着手臂只差没直接往审神者的身上扑去。

    仿佛已经习以为常的审神者也没想那么多,只见她弯下腰轻轻地抱了下信浓藤四郎并成功地换来了对方用力的回抱。

    担任近侍的髭切虽然脸上依旧笑盈盈的,但他已经下意识地紧了紧握着本体的手。融金般的眼眸闪过一丝寒光,不过却被他的笑容掩盖得十分完美。

    只见栗田口的短刀笑嘻嘻地蹭着审神者的肩窝,噼里啪啦地抱着审神者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然后他在髭切的注视下,偏过头,用嘴唇轻轻地碰了下审神者的脸颊。

    审神者也没被吃豆腐的自觉,反而伸手替他理了理有些杂乱的红发,然后便拍拍对方的肩膀提醒他五虎退和秋田藤四郎还在等着他呢。

    “唉,信浓君真的是很喜欢撒娇呢。” 在目送信浓藤四郎离开后,审神者用着一种‘自家儿子总是不吃菜怎么办’的语气苦恼道。

    见近侍没搭话,她狐疑地回过头看向髭切,发现髭切正若有所思地看着挂在自己腰上的本体。他的手搭在刀柄上,笑得让人心底发寒。

    “髭切殿?”

    “ 嗯~?”

    “不、不,没什么。”

    夭、夭寿咯,为毛阿尼甲是笑着的可是她却觉得此时的阿尼甲好恐怖!!一秒怂了的审神者不安地揉了揉自己的脸颊,不知为何她总觉得髭切的目光正盯着她的脸颊看,搞得她的脸颊麻麻痒痒的,很尴尬。

      ★

    执务室的障子门被髭切轻轻地合上。‘ 咔 ’的一声,审神者反射性地直起了身子。他回过头,笑着道:“ 那我们开始工作吧,今天的目标是在五点以前将公文统~统~改完哦。”

    审神者先是看了眼堆积如山的公文,再看了笑容满面的髭切一眼,最后再看了眼壁钟,她只觉得自己的胃部开始传来了隐隐的痛处。

    “ 好……”说着,她默默地坐到书案前,髭切则很自然地坐到了她的身后,替她翻开需要签名和盖章的页面。

    乍看之下似乎没什么,可是每当髭切伸手拿文件或摊开文件放回去时,他都会有意无意地将身体向前倾,似有似无地靠近审神者的背部。平稳的鼻息也会跟着变得若远若近。尴尬癌发作的审神者捏了捏手中的笔,故作镇定继续批改公文。

    尽管如此,有着位子优势的髭切还是看见了她变得通红的脸颊和耳朵。

    見状,付丧神融金般的眼眸染上了些许的笑意,他坏心眼地将头靠在了审神者的肩膀上,故作惊奇道:“啊呀,主殿的脸好红啊,是发烧了吗?”

    审神者反射性地用双手盖着耳朵结巴道:“……髭、髭切!“

    “嗯~?”

    “对不起!”

    ——哦呀哦呀,这还真是出乎了他的预料呢

    付丧神顿了顿,接着他像是意識到什麼般伸手抱紧审神者的腰,松软的头发親暱地蹭着审神者的颈窝,就像一只在撒娇的猫咪。

    然后他亲了亲她的颈侧,她缩肩膀的敏感举动成功讨好了他。带着皮革手套的手小心翼翼地抬起了审神者的下巴,付丧神的吻先是落在她的嘴角,最后才落在了审神者的脸颊上。他笑眯眯地看着满脸通红的审神者,前所未有的愉悦感填满了他的胸腔。

    “好孩子。”他无视她的防抗将她抱入了怀里。轻柔的语调仿佛带着致命的诱惑,就像有毒的蜜糖般让人欲罢不能。

    啊,真可爱呢,这样的主殿~

     ——可爱到让人想将她永远地藏起来呢❤

~~~~~

其实我是想写甜文的(望天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看官们就将就地看吧 w


关于要补充的就是:

1)审神者道歉的原因是因为她以为自己在前往执务室时,因为和信浓聊天导致批改公文的进度被拖延,所以髭切才生气。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2)髭切会开心是因为他以为审神者已经开始察觉到了他对她的感情,二来则是审神者叫了他的名字。没有所谓的敬称,而是很自然地唤了他的名字。


至于审神者后来有没有察觉到什么,你们猜啊~(被打


修改于:2016年5月21日,1:08 a.m.   



评论(12)
热度(66)
 
 
 
 
 
 
 
 
 
© 梅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