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乙女向】發酒瘋

+ 純粹試寫+试手感,各位看官看看就好w
+看了漫畫覺得160的中也很可愛很可愛很可愛>w<(無限循環
+這篇文單純是為了女票而寫,請勿認真(正色FACE
+自创女主有名。

+文筆喂狗、錯字多、略含髒話成分(?)、OOC有、請見諒 w



     雪染紫是一個有著治愈型能力的能力者,與此同時,她也是港口黑手黨專屬的黑市醫生。在一次偶然救了餐廳裡一名卡到魚刺的金髮小蘿莉后,她就被港口黑手党的首領以高價聘請到他們的組織里擔任醫療師一職。


    由於雪染紫自身的能力特殊,再加上愛麗絲似乎特別喜歡黏着她的緣故,所以森鷗外對她提出的要求都特別地包容。比方說醫療室的補貨單刚呈交上去没多久就會有人將補貨單上的東西一件不差地搬到了醫療室里,其中还包括了她偷偷寫在補貨單上的私用日常用品。


    起初,雪染紫觉得她的日子过得还挺舒适的。工作輕鬆、待遇良好、偶尔还可以和红叶大姐去喝喝下午茶,调戏一下泉镜花和中原中也小日子简直好得不能再好。


    可是一直到接下來的幾个月,不断地被首领叫去陪爱丽丝,就连大半夜睡觉也会被人吵醒的雪染紫深深地覺得她再这样下去日后她很可能就会去抱着芥川的大腿求他罗生门掉她。


    爱丽丝找她的方式主要都是通过森鸥外,电话响十次里有十一次都是森鸥外打来的,而且理由多样化,多得雪染紫都可以编成一本书了。


    “嗚嗚嗚嗚!雪染君!!愛麗絲不肯吃飯啊你快來帮我哄哄她!!”

    “雪染君!!愛麗絲鬧肚子了,你快點過來看看!!”

    “雪染君!!愛麗絲不肯吃藥啊,你快來劝劝她啊!!“

    “雪染君!愛麗絲發燒了,你今天什么都别管了给我就是24小時守在她身边!!”


    以上种种理由次次都让雪染紫很像直接挂电话,可是她不能这么做,好歹对方也是她的金主。收人钱财替人消灾是雪染家百年不变的宗旨。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她的工作似乎从【港口黑手党专属医疗师】变成了【爱丽丝随传随到的专属医疗师】了。不过话说回来……森鸥外那只老狐狸不是当医生的吗!?靠!!


    ……

    …………

    ……………………


     “泥煤啊!勞資是醫生不是保姆啊,混账boss!!”


    ‘啪’的一聲,雪染紫泄恨般地用尽全力將手中空了的酒杯砸到了吧台上。与她样貌不相符的力气大得杯底和桌面上都浮现出细小的裂痕,完全看不出是一个长相柔弱的女子的杰作。


    代替红叶来陪雪染紫喝酒的中原中也嗤的一声笑了出来道:“认命吧,BOSS当初说不定就是为了爱丽丝才招你进来的。”

   
  “屁!要照顾小孩他不会直接去找个保姆吗,找劳资干什么,难道我的脸上写着’我是保姆快来招我吗‘!?”

    
    语毕,她烦躁地扯着自己头上的发髻,深紫色的长发失去发簪的束缚后全数散下。在昏暗的灯光下,她的头发仿佛变成了深不见底的黑色,却巧妙地让人想一探究竟。

    
     只见她半眯着粉紫色的眼睛,眼尾泛红,说话的腔调带着鼻音:“ 中也,你觉得我可以像治君那样玩失踪吗?“


    “ 就算Boss放你走,我也不会放人的………”他咕哝着喝了口红酒,眼神在碰触到雪染紫的侧颜后极快地回避了她的视线。 


    “ 中也,你刚刚说了什么?”刚刚酒吧的音乐突然變得大声,她没听清楚。


    “没什么………”

    

    中原中也抿了口酒,用嘲讽的语气说道:“ 我是说像你这种菜鸟应该没要多远就被枪毙了吧。”

    

    “……你闭嘴。”

    

    泛着流光的眼眸毫无魄力地瞪了中原中也一眼,结果却换来了对方挑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自动将这个笑容诠释为挑衅的雪染紫气得牙痒痒,当下理智已经拿去喂狗的她很直接地将手中的空杯往对方欠揍的笑容砸去。

    

    中原中也只是挑了挑眉,以极为从容的姿势就将酒杯接着。然后他晃了晃酒杯笑得更得意了。

     

     "呜哇!笨蛋中也你怎么可以拿我的杯!“

    “喂!这不是你自己丢过来……你这女人干嘛随便拿别人的酒喝啊!”

    “吵死了!要喝你不会自己再倒一杯啊!” 

    “我去,雪染紫你的酒品怎么差成这样!”


    “是吗,那上次发酒疯砸了我家的混蛋是谁来着啊,酒品也好不到哪里去的中原先生?”

    

    面对雪染紫颇为犀利的反问句,中原中也一时气结,不知道要怎么回嘴才好。他愤愤地放下手中的空杯,刹那间玻璃杯上又新增了几条裂痕。


     在口头骂战上扳回一局的雪染紫有如一滩烂泥般趴在吧台上,纤细的手指无聊地把玩着从中原中也那里抢来的高脚杯,透明的杯口上有着属于她的口红印,那是一抹极为抢眼的大红色。模糊的实现开始聚焦,雪染紫转头看着中原中也。


     话说,不知道中也涂唇膏的样子是怎么样呢……


     她的脑海里当下全都是中原中也涂着大红色唇膏然后穿着女装走路的样子。想着想着,觉得画面太过美好的她噗嗤一声便笑了出来。被yy某人很果断地判定她是在发酒疯,中原中也鄙视地看了她一眼,也没说什么,只是抢过他的杯子给自己倒酒喝。


    摸着自己的嘴唇,她突然有了一个不错的点子。将手伸入外套的口袋里,假装摸索着不存在的口红,雪染紫突然之间凑近地问道。


    “呐,中也君~”

    “干嘛?“

    “ 姐姐来帮你涂口红吧~❤ ”

    “蛤!?什么鬼?!喂喂喂!雪染紫你别乱来!”


    中原中也单手扣着雪染紫疑似拿着唇膏的手。在他才刚松下警惕时,她的嘴唇就贴上他的,柔软触感和温度让他为之一愣。只见雪染紫空闲的另一只手扯着他的领子,凑得极近的眼眸饱含着孩童恶作剧得逞般的笑意。


     女人柔嫩的唇瓣刚开始只是静静地贴着他的,最后变成暧昧的廝磨。雪染紫的身上有种清新的皂香味,当这个味道和啤酒的味道混为一起,对中原中也来说那简直比毒品更容易让人上瘾,引人堕落。


    ——就像罌粟一樣让人欲罢不能。


    “噗噗,中也果然很适合红色呢,哈哈哈哈!”

    

    看着自己乱蹭的结果,雪染紫哈哈大笑地表示她很满意。


    “这张照片应该派下来给治君看,你等等,我拿手机……哎。”


    语音刚落,雪染紫觉得原本压在她的肩膀上要将她推开的力道慢慢加重,最后不知道怎样地就变成中原中也一只手揽着她的腰,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让她直视着他的双眼的情况。


    啊咧,总觉得很不妙呢。


     在被中原中也强吻的那一刻,雪染紫的脑袋是当机的。

~~~~~

此篇为头痛下的产物,文笔什么的已喂狗_(:зゝ∠)_

还有纯粹试写、试写、试写、,因为很重要所以要说三次!!

让中也崩得很彻底啊我去面壁_(:зゝ∠)_

还有就是我果然不会开车(⊙v⊙)


修改于:2016年6月3日,10:32p.m.


评论(8)
热度(70)
 
 
 
 
 
 
 
 
 
© 梅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