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亂舞】神隱

+刀X主。

+OOC有,自创女审神者有。

+髭切 X 女审神者。

+文笔渣,错字多,请各位见谅。

* 今日依舊文不對題



    ——『永遠不要讓付喪神知道你的名字。』

    

    她還記得就職前的那一天,教導她的審神者前輩如是地說道。她還記得那個時候的前輩穿著一件繡有楓葉的羽織。那張雖說是男性但更似女人的五官上難得寫滿了嚴肅。


    『記住我的話,否則……』


    ‘ 否則的話會被神隱 ’,當初前輩就是要說這句話吧。


    她睜開了千斤重的眼皮,刺眼的光芒沒有並沒有如預料般地闖進她的眼睛裡。睜開眼後,她看到的是無盡的黑暗,隱隱約約還可以牆角處於熄滅狀態的紙燈。


    ”嗯姆,怎麼還不多睡一會兒?時間還很早哦。“ 略帶沙啞的聲音伴隨著溫熱的鼻息在她的耳畔響起。對方伸手將她攬入懷裡,淺金色的腦袋順勢將頭埋進了她的頸窩輕蹭着。


    ”睡不著。“她淡淡地回道,冰涼的小手伸到對方的後頸,企圖攝取他更多的體溫。


    明明是刀劍的化身,可是體溫卻比她高,不科學。


    髭切吻了吻她的嘴角,誘哄道:“那,再來一次?”


    溫熱的手掌緩緩地移到她的腰上,修長的手指巧妙地掀開了她睡衣的下擺,極為曖昧地撫摸著掌下細膩的肌膚。他輕咬她的耳垂、頸側、鎖骨,肆意地給她的皮膚填上新的標記。


    她羞憤地拍走他的手,“ 別鬧,我要睡了。”


    雖然沒成功地吃到肉,但起碼偷到腥的付喪神心情很好地親吻她的嘴唇。


    “好,都聽你的。”


    她將頭縮進被窩裡:“髭切,明天能帶我出去玩嗎?”


    “嗯,你剛剛說什麼來著?”付喪神替她掖好被角,語氣輕飄飄的聽不出他此時的情緒狀態。


    “……我愛你,晚安。”改不了骨子裡的慫的審神者飛快地吻了他的側臉後便閉上了眼睛裝死。


    微愣的付喪神再回過神後輕笑:”晚安,我也愛你。“


    ——『不能告訴付喪神自己的真正姓名,因為可能會被自私的神明神隱。可是前輩,如果她說她是心甘情願的呢?』


~~~~~~

在麥噹噹吃了早餐後想出來的梗。

果然神隱梗最棒了~!

本來想寫黑化的阿尼甲,結果我發現我下不了手  

再來就是關於此篇的髭切:

其實我覺得阿尼甲是那種【你不要我就不會強迫你】的類型(?),身為活了將近千年的刀,他應該很清楚什麼叫做勉強沒幸福,所以他決定一步一步慢慢來,畢竟他有的是時間,不急。




评论(5)
热度(36)
 
 
 
 
 
 
 
 
 
© 梅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