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豪野犬乙女向】(破60粉點文)芥川/太宰 X 我

芥川篇别名:《當你男友死活不肯接受治療》
太宰篇別名:《當你男友生病時花樣耍賴不吃藥》


+花式OOC注意!!逗比风依旧!自創女主有注意!!
+女主有名字!!
+文筆渣、錯字多、請見諒ww

致 @太宰千草 


            您点的芥川 x 我 +太宰 x 我,请查收~^^


【芥川龍之介】


    “接下来就拜托你了,千草小姐。”


    “……好,你也辛苦了,一叶親。”


    看着一本正经搭着我肩膀的小一叶,我不禁也受到她的影响变得格外地认真。要知道,只有这种时候她才会将对我的敌意转换成革命友情般的情绪。在转身走入身后病房前,我对她扯开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交代道:


    “一叶親,请帮我转告我家白先生说我爱他。”

    “千叶小姐,你不是已經有了芥川前辈了吗!?”

    “哦,那個啊,白先生其實是我养在电脑里的电子宠物……”

    “……”


    发现自己被耍了的小一叶當下怒氣沖沖地將我推進門裡,還順帶幫我關起了門。因為芥川很執著與省電的關係,所以病房裡可以說是黑得伸手不見五指的。我像瞎子一樣在黑暗裡摸索著,一直到又摸到了一個冰涼的金屬物我才忍不住開口。


    “龍之介,我開燈哦。”

    “……不准開。”


    芥川的聲音在黑暗裡輕飄飄地響起。只要仔細聽他的語氣,不難聽出這傢伙現在其實虛弱得很。不過,儘管如此,他還是堅持不接受治療,已經有不少的治療師被鬧脾氣的他羅生門掉了。

    

    好不容易順著墻壁的方向摸到了電燈的開關,我輕輕一按:“哎呀,這是什麼呢,原來是開關啊~”


    芥川:“……”


    我:”呵呵。”


    燈光一打開,我便看到了渾身上下纏著繃帶,躺在病床上類似癱瘓了的芥川。看到他這樣子,我的心咯噔了一下。芥川的眼睛死死地瞪著我,就好像是什麼隱私被我發現了要把我滅口一樣。當然前提是他現在還要有那個力氣。


    我們相看兩無言,一直到我主動走到他的床邊,他才十分傲嬌地扭過頭不看我,活像街尾咖啡廳裡那隻不怎麼喜歡我的黑貓。


    芥川一向來都有著一種十分微妙的自尊心。他從來都不允許自己將脆弱的部分曝露在別人的面前,哪怕是我,他也有所保留。現在倒好,這傢伙因為自尊心作祟所以不肯乖乖配合治療,還羅生門掉了好幾個醫療師。

    

    深知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的小一葉只好來找我當說客,希望我能夠勸得動這尊大佛。可是我並沒有說動芥川的把握,或者說我從來沒有說動過他。


    我握著他的手,也不顧他看不看我便自顧自道:“其實啊,龍之介,和你在一起后,我真得覺得特別沒有安全感的說。”


    他的手指微僵,然後突然發力反握我的手。


    ‘咔’的一聲,是來自我骨頭的哀鳴。原本虛假的哭腔此時變得更為真實,我吸了吸鼻子繼續說道:


    ——“你想想啊,如果某天保護我的天神倒下了,我欺負了誰來救我啊?”

    ——“到時候要是我叫你的名字,你卻再也不會出現了怎麼辦啊?”

    ——“我想你了,我該怎麼辦啊?”

    ——“所以我特別沒有安全感啊,龍之介。”


    芥川在我說到一半的時候打斷了我。他沒將頭轉過來,但是我知道他有將我的話聽入耳里。


    他悶悶地說道:“那種事情,才不會發生。”

    

    我故作無奈地歎氣:“可是你又不接受治療……”


    “ 嘖,讓樋口明天找人來。”

    “嘿嘿,愛你~❤”


    我輕輕地啄了下他的臉頰,作為鼓勵。


    然後我在想著我的手指還有沒有得救,右手是我的慣用手啊……


【太宰治】


    “阿治,我拿藥進來咯……你要是敢跳窗我就立刻和中也私奔,讓你一個人獨赴黃泉你信不信?”


    “嘁。”


    “我說道做到哦。”


    看著不甘情願地爬回床上的太宰,我只能感歎現在哄人吃藥這件事不知不覺已經變成了一種技術活了。我將端著藥的托盤放到床邊的矮櫃上,然後拍拍面前的空位示意他滾過來。

    

    太宰磨蹭磨蹭地從雙人床的另一端懶懶地滾了過來,然後他環著我的腰,將頭埋在我的腹部,目不轉睛地看著我慢條斯理地將這次服用的分量取出。


    “小千草,我突然想做一個實驗。”他緩慢地開口。

    

    “什麼?”雖然知道這傢伙估計是在想著用什麼辦法才可以不吃藥,但是我還是決定配合他。


    因為不配合的話他反而會更粘人。


    “你說人可能在不吃藥的情況下痊愈嗎?”他閃爍著雙眼看著我,仿佛在說著什麼行得通的賺錢方法:“ 要不我們借這次機會來試試看吧!”


    我冷笑:“呵呵,吃藥和去見與謝野姐姐,你選哪個?”


    “……我選吃藥。”

    “明智的選擇喲,阿治。”


    將藥丸放到他系著繃帶的掌心上,我轉身給他倒了杯溫水。回過身來時,太宰還在盯著掌心的藥丸看。過後,他像是想到了什麼班,露出了一個謎一樣的笑容。


    “小千草,你說如果我把藥吃了會有獎勵嗎?”

    “……吃個藥還討糖吃,你是小學生嗎?”

    “是的哦~”

    “你這傢伙,好歹也給我否認一下啊。”


    太宰接過我手中的溫水,以一種壯士一去兮不復返的表情將手中的藥丸吞下肚。說真的如果不是那些藥是我從醫院的包裝里取出來的話,說不定我還真的會以為我給他吃的其實是樟腦丸之類的東西。


    “好啦,接下來你好好休息吧。”我端起托盤打算離開,殊不知外套的帽子似乎被誰一拉,我就整個人連著托盤一起摔倒了雙人床上。


    壓在我身上的是滿臉得意的太宰。他俯下身吻了吻我的唇,嘴角,最後一吻則落在我的臉頰上。


    什、什麼情況?


    他笑得一臉嘚瑟,就像詭計得逞的狐狸一樣:“剩下的,等我病好了再繼續吧。”


    溫熱的唇貼在我的耳邊,極度曖昧地說道:“小千草可是比糖果甜多了呢~”


    當下直接愣掉的我腦里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媽X,我被擺一道了。


~~~~~

【芥川篇】女主後來去醫院掛號打石膏(醫生說如果她再晚點去她的手可能就廢了。

【太宰篇】你們自行想象女主後來怎樣了wwwww

我好像又崩了芥川和太宰,
我我我我、我面壁去,嚶嚶嚶QwQ

P.S.四花醬,你的文我可能明天才給你喲~wwww


修改于:2016年6月7日,10:46 p.m.

    


    


    

    

评论(12)
热度(55)
 
 
 
 
 
 
 
 
 
© 梅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