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亂舞】思慕 — 番外

+刀X主,自創女審神者有
+雖然說是番外,但是其實是補充說明
+女審神者有名字。
文筆渣、錯字多、請見諒w

 

【關於審神者是如何受傷的】

    "大將!”

    耳畔传来了刀剑们的惊呼声,但她卻像是被人定格在原地,無法移動。

    她亲眼目睹着面前用灵力凝聚而成的防御结界在敌枪一次又一次的猛击中破裂,情急之下她转身抱着受了重伤的加州清光,任由敌太刀的剑刃没入了她的腹部,摄去她的体温。

    銀白的劍刃在拔出的那一刻多了抹粘稠的紅和她的體溫,待他回過神时,刺眼的鮮血已經染紅了她雪白的巫女服,而她早已像個破爛了的洋娃娃般和加州清光一起跌落在地。

    他瞳孔猛地縮緊。

    ——“璘!!”

    可惜,付喪神撕心裂肺的呼喚,早已不能傳達給她。

【關於審神者的命是如何撿回來的】

    

    “命是保住了,瘴氣也已經拔出,不過會不會留下後遺症還不知道。待她醒來了,吾輩會再親自過來為她診斷一次。”

    “是。”在屏風後正坐的壓切長谷部微微彎下頭,“麻煩您了,前輩大人。”

    “哪裡,吾輩也是盡好一個身為前輩的責任罷了。”男審神者用潔白的布沾水抹走了手上的藥膏和血跡,”璘的身體向來不好,所以這下恐怕要休養半個月才行。“

    被稱為‘前輩大人’的男審神者攏了攏披在身上的黑色羽織。他緩緩地將身側的瓶瓶罐罐以及繃帶等的醫療用品收到自己帶來的藥箱里。‘咔噠’一聲將木質的藥箱關好后,他才慢吞吞地越過了屏風,走到了壓切長谷部的面前,問道:

    

    “受傷的刀劍送去手入了?”

    “是,已經安排都好了。”

    “那這段期間給本丸和刀劍提供靈力的是誰?”

    “主要是靠髭切和三日月,以及主殿之前遺留下來的符咒。”

    “接下來的出陣和遠征?”

    “主之前也已經安排妥當了。”

    

    男審神者半垂著眼,咕噥了句‘這樣啊。’便拉開了寢室的障子門。在門口檐廊坐著的正是他家的近侍。他走到付喪神的身側,拍了拍對方的肩膀,淡淡地說道:“久等了,回家吧。“

    閉著眼的付喪神輕輕頷首后便默不作聲地跟在男審神者的身後緩緩離去。壓切長谷部讓路過的秋田藤四郎給他們兩人帶路,望著逐漸遠去的一主一僕,他突然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果然不管什麼時候看,主的前輩真的是很恐怖的存在呢。

    

    不過他也稍微能夠了解審神者平日里的言辭是在模仿誰了。

    長谷部回到寢室內看著那名沉睡中的少女,確保被子老老實實地蓋在她的身上后,他才靜悄悄地退出審神者的寢室。

  

【前面有一個極度OOC的阿尼甲!!!】

【前面有一個極度OOC的阿尼甲!!!】

【前面有一個極度OOC的阿尼甲!!!】

【非戰鬥人員請迅速撤離!!!】

    他單手緊抓敵方大太刀的頭髮,另外一條手臂上的刀劍利落地削下對方的頭顱。黑紅色的血噴湧而出,有的還濺到了他的身上。髭切笑得很燦爛,但他的眸子卻冷如來自地獄的修羅。

    他極為隨意將手中的頭顱拋向地方陣營,語氣依舊是輕輕軟軟的卻叫人不寒而栗。

    

    源氏的寶重用刀尖指向裡頭的薙刀,語氣中帶著冰冷的笑意以及狂妄:“下一個就你吧。”

~~~~~

該補充完的都補完了,大概w
至於那個男審神者就是之前在【神隱】裡頭,女審神者的前輩ww
前輩本來想幫忙的,可是沒想到女審神者之前就已經做好預防了。

P.S.點文的太太們,我可能要在17號才能把文交給你們哦,因為最近有點忙,對不起!!>< (跪洗衣板(?

    

    

评论(7)
热度(17)
 
 
 
 
 
 
 
 
 
© 梅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