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亂舞】醒来后的審神者(練筆文)

+本丸的日常,前篇為《思慕》
+輕微刀X主,自创女審神者有
+文笔渣、错字多、请见谅w


顺带一提:【破100粉的点文正在难产中(?)】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昏迷,審神者終於從不斷昏睡的狀況中醒了過來。當然,那個時候五虎退和秋田藤四郎一起在花園裡摘了櫻花,說想把花放在審神者的寢室內。殊不知兩把短刀小心翼翼地湊到審神者的床邊時,被猛地睜開眼睛的審神者嚇得哇一聲地哭出來了。


    不知各位有看過恐怖片里僵尸睜眼嗎?


   如果有的話, 五虎退和秋田藤四郎所受到的就是類似的驚嚇。


    聞聲趕來的太刀有一直在門口守候的膝丸和留在門口等弟弟的一期一振。他们一越过屏便就看到了審神者手忙腳亂地哄著兩個抱在一起哭泣的短刀。当她看到一期一振時,她露出了為難得快哭出來的表情。


    “一期殿,救命……”


    多个月未张口说话的審神者,带着哭腔对四花太刀如是地说道。


    ※


    審神者覺得她醒來後整個本丸都變了。不,應該說是本丸裡所有刀劍對她的態度都變了。先是吵著要給她梳洗打理的亂藤四郎,然後是小心翼翼抱著她的小夜左文字,難得沒叫她陪他玩的今劍,還有不斷提醒她應該去休息的信濃藤四郎。


    幾乎每一把見到她的刀都用著十分小心翼翼的態度來和她相處。如果要換一個說法,那就是他們好像把她當成了一隻米蟲般照顧著。


    因為審神者目前還不宜走動,所以她是在寢居室裡用的午膳。然後,當她要開動時,給她送食物的加州清光就已經比她早一步拿走了湯匙,舀了口粥並吹涼後才送到了她的嘴邊。


    “主人,來,啊~”

    “清光,我可以自己吃……”

    “沒事沒事,畢竟主人是為了我才受傷的吧,所以讓我餵一下嘛~”

    “可是……”


    審神者看了眼在她身後給她捏肩膀的大和守安定,對方也一臉疑惑地看著她,然後說道:“不好好吃飯的話,傷口是不會好哦。”


    ——哦,原來你不打算阻止啊。


    她糾結了一會兒,最後才敗下陣來吃下那口由加州清光餵來的魚粥,滿滿的魚肉和香菜讓她幸福得半瞇起了眼睛。


    “清光,水……謝謝你,安定。”


    藍發的付喪神對她笑了笑,然後繼續以不重不輕的力道給她捏著肩膀。


    她看著手中溫熱的茶杯,糾結地抿了口,然後繼續吃加州清光餵來粥。


    ——奇怪,明明在吃著東西,可是胃不知不覺地又開始痛了。


    ※


    時近黃昏,被刀劍們叮嚀留在寢居室休養的審神者閒來無事,只要折紙鶴消遣時間。在她昏迷的這段期間,本丸依舊維持著正常的運作。這都要感謝壓切長谷部的臨危不亂,本丸能如常運作都靠他的安排。


    ……只是如果他沒有一邊哭一邊鬧著要切腹的話更好。


    “……主?”

    “啊,髭切殿。”


    審神者停下來手中摺紙的動作,那是一隻只差幾個步驟就可以完成的紙鶴。她看著門外風塵僕僕的付喪神,心中許多想說的話語最後變成了一句簡單的“遠征辛苦了,歡迎回來。”


    還有一個柔柔的笑。

    

    儘管如此,他也感到無限地滿足。身體像是有自我意識般三兩步踏入室內,待他反應過來他已經將她緊緊地抱在懷裡。


    搂着她的长臂不断地缩紧,仿佛只有這樣他才真实地感到她還活著。貪婪地攝取她身上的氣息,雙臂的力道彷彿要將她嵌入他的體內。不知何時,審神者手中未完成的紙鶴已經掉到了榻榻米上。


    他的身體微微地顫抖著,就像一個無助的孩童。審神者尷尬地咳了聲,但她並沒有將髭切推開。她抬手以不太熟練的方式地摸著他柔軟的頭髮,模仿着一期一振哄短刀的口氣道:


    “乖哦,已經沒事了。”

    “嗯。”


~~~~~

我回來啦~!>w<

感覺才幾天沒寫文,好多東西都退步了,所以寫篇文來練練筆,做一做復建(?) www


【關於沖田組與審神者】


絕對的親情向,我家清光和安定都具有隱·妹控設定wwwwww

    

修改于:2016年6月29日,11:00 p.m.


    


评论(10)
热度(38)
 
 
 
 
 
 
 
 
 
© 梅茶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