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亂舞】(刀X主)一覺醒來,發現自家刀劍在現世 (上)

+本丸日常、刀X主
+髭切X自創女審神者,女審神者名字有。
+或許文不對題、文筆渣、錯字多、或許OOC,請見諒。

+很久以前的稿,那時候小烏丸才剛要出(捂臉


01

    審神者今天依舊不在本丸。


    當初她因現世發生了一些事情便急衝衝地收拾著行李離開了,殊不知她這一走轉眼間就過了整整一年。


    在審神者離開的這段期間,每日的當番和遠征名單皆是由加州清光和壓切長谷部來安排,為的就是確保在審神者回來的時候本丸的資源依舊充足。 不過,在這段期間里,審神者也錯過了很多把新的付喪神,其中包括了前些日子才剛實裝小烏丸。


    繼小烏丸之後,大包平等的新刀也陸續實裝。 鶯丸還開玩笑似地提起大包平已經實裝了,然而當初承諾他把大包平接回本丸的女孩卻已經不見蹤影。 雖然審神者偶爾會寄信回本丸,起初刀劍們還會因此而感到雀躍,可是這樣的形式直到現在已經不能滿足付喪神們想見到審神者的心情,當然也包括他。


02

    髭切端著茶杯坐在檐廊下,漂亮的金色眸子目不轉睛地看著本丸緊閉的大門,也不知道是在等著遠征的隊伍歸來,又或者是等待著那個久違的身影。


    自從審神者離開后,他偶爾會和三日月宗近等的平安刀一起坐在檐廊下喝茶。


     今天他原本應該和弟弟丸一起執行馬當番,可是弟弟丸卻很有幹勁的樣子包攬了所有的工作,於是從應該是很忙碌的狀態變得無所事事的髭切也很乾脆地把工作都交給了膝丸,自己向鶯丸借了套茶具便獨自跑到了檐廊下喝茶。


     他低頭輕抿了口杯中的溫茶,在聽見了本丸大門被打開的瞬間,他可以說是反射性地抬起了頭往大门的方向看去。 然而打開門并不是自己所牵挂的那抹身影,而是遠征歸來的短刀部隊。 那双融金般的眸子暗了暗,不過那抹暗沉很快地就被其他的情緒所掩蓋。


    “歡迎回來,”髭切對著短刀們微微地笑道,“遠征辛苦了。”


    “原來是髭切大人啊。”

    “髭切大人好。”

    “晚上好~”


    遠征归来的短刀們對他笑了笑,然後紛紛圍上來七嘴八舌地和他分享他们在遠征途中遇到的趣聞。 對此,他都有耐心地一一給予回應,就如同以往都會坐在此處等待他們歸來的審神者一般。


    “髭切大人,那個,請問今天主人回來了嗎?”粟田口家的五虎退小心翼翼地問道,接著他攤開合著的手掌心,露出了裡頭精緻的藍色髮簪:“這個……是回來的時候在街上的店家買的,我想把它送給主人。”


    聞言,穿著白色內番服的付喪神略微頓了頓,接著他很快地露出了與平常無異的溫軟笑容道:“唔,主上還沒有回來呢,要不等她回來了,五虎退君再親手将发夹交給她好了。”


    他摸了摸短刀的頭,柔聲道:“能夠收到五虎退親手送的禮物,主肯定會很開心吧。”


    畢竟她是那麼地寵愛著這些孩子。


     稍微,讓人有些妒忌呢。


03

 

   “啊,你們怎麼都聚在這裡啊?是時候吃晚飯了哦。”


     端著一筐子野菜、正打算將它們拿去廚房的加州清光在看見聚在檐廊下的短刀們和太刀后不禁停下了腳步如是地提醒了句。 

    

   “嗯,那我們先進屋了。”

    “髭切大人晚點見~”

    

     源氏的寶重微笑地目送著短刀們的離開,然而他並沒有起身跟著去飯廳的打算。 當他的視線再次落到本丸緊閉的大門時,他微不可察地歎了口氣。


     “聽狐之助說,主人好像還要再過一段日子才會回來哦。”加州清光同樣看向了緊閉的本丸大門,沒等太刀搭腔他又接著說道:“好像是現世的事務還處理不完的樣子,所以回歸的時間又挪後了幾個星期。”


      髭切將茶具收好,軟軟地笑了笑:“主上這次的出門有點久呢。”


     “畢竟主人在現世還是學生嘛。”加州清光無奈地說道:"先進屋裡吧,長谷部好像有事情要宣佈的樣子,如果遲到的話又要被他碎碎唸了哦。”


       “是是。”太刀慢悠悠地端起茶具,然後跟在加州清光的腳步往飯廳的方向走去。


     在前往飯廳的路上髭切瞥見了他們出陣時所使用的傳送儀器。隨即,他像是想通了什麼般,嘴角微微勾起了一個愉悅的弧度。


    —— 喲西,決定了,過幾天就去現世找人吧~


04


     “哎呀哎呀,這還是讓人苦惱呢。”


    銳利的刀尖忽遠忽近地劃過了狐之助柔軟的皮毛,讓它反射性地縮緊肚子。 那個趁著本丸所有人入睡時將它捆著尾巴吊起來的金髮付喪神臉上掛著溫和的笑意,就連說話的語氣也軟軟的,看似人畜無害,但手中的刀刃卻貼著它的肚皮,只要他輕輕一劃,它的腸子就可以跑出來呼吸新鮮空氣了。


    想到自己被開膛的畫面,狐之助緊張地吞了口口水:“髭切大人,還請您冷靜……”


   然而,髭切像是沒聽見般笑著說:“吶,要是我一個不小心,小狐狸的腸子很可能就會露出來了哦~”


     “咦——!!?”


    “嘛,雖然清理起來會很不方便,不過能問出主殿的行蹤的話也算是值了呢~”


     他雖笑著,但笑意卻不達眼底。


    “吶,你說是嗎?小·狐·狸~”


  05


     意識模糊間,她感覺到有個力道將她拉近一股暖源。 像人的體溫一樣的溫度在開了好幾個小時的冷氣房里顯得格外地舒適,讓向來怕冷的她下意識往暖源的方向靠近。 她下意識地蹭了蹭,臉頰所碰觸到的是類似襯衫的布料,而不是那隻被自己擺放在床側的巨型泰迪熊。

    

   “嗯?”


     睜開惺忪的雙眼,她所看到的是穿著正裝、以側躺的方式睡在她的床上的髭切。 奶油般的金髮頗為凌亂地搭在他俊俏的臉上,兩條胳膊像抱娃娃一樣把她抱在懷裡。 他此時此刻正閉著眼睛,既像是在閉目養神亦像是熟睡的狀態中。


    不過不可否認的是,燕璘在看見髭切的那一瞬間,腦中的瞌睡蟲已經統統嚇醒了。


    她看了幾眼房間的擺設,是她在現世住所的房間沒錯。胳膊上傳來的真實觸感更不像是在做夢……可是,除了做夢以外,刀劍男士怎麼可能會來到現世?


    “髭、髭切殿?”


     燕璘難以置信地伸手推了推仿佛陷入了沉眠狀態的付喪神。


     “唔…別鬧。”金髮的付喪神不滿地咕噥道。


     髭切並沒睜開眼,而是更加用力地將她往自己的懷裡帶。 


     從本丸來到現世消耗了他太多的靈力,所以當他來到審神者位於現實住所時,他甚至有一種自己快要碎刀了的錯覺。 萬幸的是審神者與他的契約在現世任然起效,所以他目前只要呆在審神者的靈力範圍內便能恢復靈力和力氣。


     然而,不知情的審神者此時此刻正埋首在髭切的頸窩處,從來沒和成年男性有過如此親密接觸的她頂著一張紅得不像話的小臉,嘗試性地推了推髭切的胸膛可是卻被對方抓著了手。 她吞了口口水,想將手抽出來,無奈對方抓得緊,掙脫久了還是沒有半點鬆開的跡象。


     “嗯,別亂動…”


      與以往的溫軟嗓音不同,此時髭切的嗓音帶著略微的沙啞和低沉,而他所說的後半句話成功讓審神者臉頰上的熱度又升了那麼幾分。


     他說:


     “這種時候亂動的話,可是很危險的哦,主上。”

    


 ※

這是一篇復建文,太久沒寫了,手感啥的都沒了_(:зゝ∠)_

標題修改于:30/1/2018,10:16P.M.

然後這是一篇學校把DMM網頁給攔截掉的怨念產物。



评论(4)
热度(103)
 
 
 
 
 
 
 
 
 
© 梅茶子 | Powered by LOFTER